青争

【all佩】假如对佩利表白

all佩
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
文笔不如小学生x3

【雷佩】
雷狮一直秉承着海盗真言之一:遇到机会就要上。但是给佩利表白的机会,emmmm,是没有好时机的。
所以雷狮,不管了,直接上!
雷狮一脸狂拽酷炫吊,“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说:“我喜欢老大...啊嚏!”
雷狮帅气一笑,“哼,我就知道。”
佩利用手指抹了抹鼻尖,“不是啊,老大,我喜欢老大和我打架。”
然后雷狮就和佩利打了一架,差点把狗打死。


【帕佩】
帕洛斯眯着眼睛微笑,声音温柔却又夹杂着一些阴阳怪气和图谋不轨。
“乖狗狗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:“哈?帕洛斯,你又要怎么耍我啊?”
帕洛斯嘴角有点抽搐,骗徒难得认真,可以给点面子吗?他收回笑容,正色起来,“是真的,佩利。”
佩利挠了挠头,“哦,这样啊,嘻嘻,本大爷也喜欢帕洛斯!”
“真的吗?” “假的。”
佩利高兴起来,“终于被老子骗了吧,拖把头!让你再耍本大爷!”
逗狗有风险,骗徒需谨慎。


【卡佩】
佩利觉得卡米尔这矮子最近很奇怪,老是一言不发地跟着他,做他跟屁虫。
佩利问他啥但啥啥都不说,就把脸埋在围巾帽子里,目光炯炯。
打怪的时候抬手为你点个赞,吃饭的时候抬手为你夹个菜。
啥玩意儿啊?老子只爱吃肉!
佩利被跟烦了,“卡米尔,你老是跟着老子干嘛?”
卡米尔欲言又止,欲言又止,来来回回踌躇再三,“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低头看着卡米尔的头顶,emmmm...
卡米尔默默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佩利。
佩利:???
卡米尔扯了扯围巾,“是肉做的蛋糕。”
“哇!卡米尔,本大爷也喜欢你。”
“嗯,以后天天给你做......”


【嘉佩】
佩利听见身后有人作死,打扰他打怪杀人。
“哟,渣渣,落单了。”
佩利转身,舔了舔别人喷在他嘴角的血迹。
“大赛第一,要和本大爷打架吗?来啊!”
嘉德罗斯哼了一声,甩了甩手中的棍子,“不,是来给渣渣表白的。”
“哼,渣渣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切了一声,想着之前帕洛斯教他的话,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。”
凹凸大赛传言,大赛第一曾扛着棍子追杀了骗徒很久。


【安佩】
佩利和安迷修狭路相逢,刀光剑影,所及之处一片废墟。
佩利单方面打得很开心,完全不思考他是怎么才能和安迷修打上个半天的,“来啊!傻逼安迷修!”
安迷修双剑架着佩利的脖子把佩利钉在了墙上,向他行了个骑士礼。
“请宽恕在下的冒犯,请允许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向你表白。”
安迷修献上一朵玫瑰,“佩利,在下十分喜欢你。”
佩利咬牙切齿,“但是老子喜欢老大。”
“和老大打架,超级爽!”
最近,安迷修忙于【频繁讨伐恶党】。


【银佩】
银爵的铁链束缚着佩利,让他无法施展自己的拳脚。
他揉了揉刚刚被佩利踹了一脚的脸,“你太闹了,和其他狗狗一样乖不好,嗯?”
“煤炭快放开本大爷!老子艹你...唔...”
银爵实在不想听佩利叨叨叨了,直接吻了上去,“你懂我的意思了吗?佩利?”
“懂了,你是一块变态的煤炭。”
银爵胸口闷气,捂住了脸,他还是不如小动物可爱啊,“不,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想方设法又踹了银爵一脚,表示拒绝。


【瑞佩】
佩利刚才结束了一场恶战,正躺在安全区的树下休息,打了个盹,还冒了个鼻涕泡。
格瑞走到他身边,帮他挡住了阳光。
佩利警觉,睁眼瞪视着格瑞,立马进入备战状态,“打架吗?!”
格瑞看见他身上的衣物皱巴巴,还沾满了血迹与尘土。
他一言不发,抬手用积分换了些食物,递给了佩利,“饿了吧?吃吧。”
佩利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各类肉食,虽然狐疑,但还是抵不过内心想吃。
格瑞伸手揉了揉佩利的头,“饱了?”
佩利,使劲一偏头,撞在了树上,“艹,痛死老子,谁允许你揉本大爷头了!”
“死面瘫你干嘛给老子肉啊?!”
格瑞面无表情,“喜欢你啊…”
“那你以后多喜欢喜欢老子吧!”
格瑞嘴角轻轻上扬,“好。”


【金佩】
“佩利!”
金远远看见一个金色的高大背影,开心地喊了起来。佩利转头,一个金色矮子就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“老子不和鶸打架。”
佩利把金推了出去,转身欲走。
“佩利不要走啊!我是来给你表白的!”
“佩利,我超级喜欢你啊!”
佩利莫名其妙,“哈?老子也不喜欢鶸啊!”
不能打架的伴侣不是好的伴侣。
金歪头想了一下,不一会头发褪成了白色,瞳孔变为红色。
金上前从身后抱紧了佩利的腰,“这样,佩利总开心了吧?”


【双犬】
“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雷德缠着佩利,像只八抓鱼一样。
“放开!”
雷德拒绝,缠得更紧,“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“好了好了老子知道了,放开!”
“不要,我还要佩利答应和我在一起!”
佩利的怒气值已经达到极点了,一口咬在雷德手臂上,把他咬跳起来,放开了束缚。
“哇,佩利,你好狠。”
说完,雷德垮了个脸,毫无生气,若是有狗耳,它一定扒拉下来了。
佩利敲了敲他的头,“好了,老子勉为其难答应了,不过以后要每天与老子打架啊!”
雷德瞬间开心,“好的,佩利!”
“但是佩利,先陪我去打两针【狂犬】疫苗吧。”
此处上演着双犬打架,雷德被打得嗷嗷叫。


【幻佩】
“那个...佩利...我喜欢你...”
紫堂幻有些局促,场面尴尬着。
佩利打爆了怪物的头,转身看着紫堂幻,“哈?你说什么?”
紫堂幻汗颜,身边的小斯巴达们吓得瑟瑟发抖,抱成了一团。
“额...那个...嗯...我...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又打爆了另一个怪物的头,转身看着紫堂幻,“鶸你说啥?”
紫堂幻感觉眼前的视觉冲击带给他无限的折磨,闭着眼睛一股脑儿快速说着话。
“我喜欢你,佩利!我虽然有点弱,但是我超级会做饭,特别是肉,做得超级好吃!”
佩利停止了爆怪物的头,看着紫堂幻。
“这样啊,那以后本大爷罩你了。”
“老子要吃好多好多肉!”
“啊?哦...好...好的!”


【丹佩】
丹尼尔出现在佩利面前,放了很多怪让他打爆头,简直是个无限刷新副本。
佩利今天超级开心,向丹尼尔打了个招呼。
丹尼尔微笑,开始了他长篇大论的表白,“总而言之,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听得云里雾里,就听懂了最后一句。
“哦,所以呢?”
“佩利和我在一起的话,我可以天天安排大赛前五和你打架。”
“真的吗?那么本大爷能和你打架吗?”
“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。”
“太好啦,好啊!”


【鬼佩】
“来吧!佩利,我们都是犬科,没有生殖隔离!佩利,我们一定能创造出凹凸世界的新纪元!你的武力,我的智谋,天作之合!”
鬼狐天冲对着佩利散播邪教言论。
“你骂谁是狗呢?!cnm!”
佩利作势要打架。
鬼狐天冲觉得自己要换个说话方式,不然这只蠢狗是抓不住重点,也听不懂人话的。
“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佩利想起来高级骗徒帕洛斯的评价,鬼狐天冲就是个低端骗子,专门利用傻逼的傻逼心理。遇上这种,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走。
佩利觉得自己不是傻逼,所以不能相信鬼狐天冲的话,准备闪人,架也不用打了。
“哦,谢谢...”
佩利说完转身就去找帕洛斯了。
从此鬼狐天冲的邪教处处针对雷狮海盗团。
雷狮:???
帕洛斯:哎呀呀~


【埃佩】
埃米真的不想面对这个暴力狂,被狠揍的画面还历历在目,想起来就恐惧。
可是,如果能够表白成功,被揍也没关系啊,只要别被揍死。
“佩利,我喜欢你。”
埃米献上了一束玫瑰花。
佩利一巴掌打飞玫瑰花,抓起埃米就要揍,单方面殴打鶸也是很爽的啊!见血最好玩!
埃米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,害怕地闭上了双眼,问候了姐姐艾比千八百遍。
什么啊?不是说玫瑰花是表白神器吗?我就不应该相信姐姐那个死花痴!
玫瑰花被打飞在天,花瓣都散开了,缓缓落下。说实话,要是佩利不杀人,这画面还挺浪漫的。天女散花呀!
埃米突然想起了姐姐说的话,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就要抓住男人的胃!
埃米视死如归,姐,我就再信你一回!
“等一下佩利!”
“哈?干嘛?”
“你喜欢吃烤肉吗?!我超会烤的!”
“喜欢!”
“那别打死我,和我谈恋爱,我天天烤给你吃!”
“好啊!”
埃米鼻青脸肿回来,抱着姐姐艾比哭泣。
“姐,你诚不欺我,我再也不说你花痴了!”
艾比:???

【假如佩利死亡】

语文很差,文笔不如小学生ಥ_ಥ
语文超差,性格拿捏不好,十分oocಥ_ಥ
能看见都是缘分,让我们击个掌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ps:假的螺丝唱的歌是《星光下的梦想》

ps的ps:ooc是我的锅我的锅,如果看得不舒服我给你道歉,果咩_(´ཀ`」 ∠)_

之前想玩限定首尾cp挑战,朋友指名要开度。
开头:停电了。
结尾: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环游世界吗?

文末是我朋友的名字,看在她这么喜欢开度的份上,带她出场哈哈哈。

写得不好,大家将就看看,若有不好的地方,欢迎指正😃

【瞎文明乱写】都是女装谁怕谁01

高又妆,非典型女汉子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她拒绝承认她的人设,所以我们不那么客观地加个否定词。

她的这十八年过得毛毛躁躁,疯疯癫癫。啥玩意儿?我不要面子的吗?她表示这是不拘小节真性情,我们不给予评价。

她爸心里苦,我想把你宠成小仙女,你怎么能过得比我个中年大叔还男人?女儿请你把我的刮胡刀放下,很贵的,你刮眉毛请用正经工具。高又妆表示刮胡刀比较顺手,上辈子她与它一定有渊源,不然今生哪会有这么大的缘分。

高又妆,请你清醒一点。她爸心里是真的苦。

她爸不止一次diss她老妈,都是你的错,高又妆什么破名字?又高又壮吗?得了,长大了他爸才终于明白,自己闺女肯定是个残疾,可不是少了个器官吗。

话说高又妆为什么叫高又妆呢?其实她妈是真的想取名叫高又壮的。这是亲妈吗?答案是是的。一切的源头是,高又妆生下来的时候身体不好,几次差点狗带,所以她妈觉得,我得取个霸气的名字压压她的八字。幸好她爸极力阻止,楞是换了个谐音。多么深沉的亲爸爱。

总而言之,高又妆她妈看见女儿越长越健康,心里笑开了花,都是我取名的功劳啊,nice。

哈哈哈哈哈

禁脔庄园:

题目【偶像剧】
非常傻屌的相声小手书
表拉我下马我要脸(………
声明写在开头了 太快没看到别怪我(你

真好啊

尊酱—说难爸爸不更新要嗝屁了:

看了嗨嗨的视频,突然想画的一个条,也算是自己玩邦邦心里一直想说的一些话。

有挺多没画进去,比如吕婵,比如白嬴,但是自己懒,开黑使我快乐……

王者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可以赢的游戏。

我还记得几年前有一把lol,中单亚索被对面打爆了,所有队友都在嘲讽他喷他,他回了一句:“我心态还没有炸。”我们四个团他一直在带线,也不拿人头。我有次被对面切,要死了,亚索本来都在回家读条中了,残血闪现过来帮我挡伤害要我走,我走了他被群殴死了,打了一句:“值了”这么久了我还记得。帅爆了。


有时候对队友宽容一点,多夸夸队友,只要心态不炸相信队友是可以赢的。多相信队友么。

这里南京啊。
去的那天天气不好,手机拍不出想要的感觉啊。
如果有单反就好啦。

黔灵山中的花花花。